春濑与烟远

新号。原号是第一个粉丝。
痴迷刀剑乱舞和k和文野,暂且入fz、fa和fp苍银的碎片的坑。除了旧剑迦尔纳杰基尔海德以外,不吃cp不独粉。
惯常挖坑不填。

第6章 Kitasuzumeno北雀野

  

  

  

  接连两声沉闷的“哐当”后,木岛翼从自动贩售机的底端取出了两盒甜橙味牛奶,在不远处的街边长椅上落座。

  八月初的镇目町,阳光非常明亮,甚至到灼热的地步。不过幸好长椅后有一棵十分高大的樱花树,在午后用茂盛的枝叶撑出一块凉爽的区域。

  

  

  日向堇的位置距离木岛大概只有一公分。十四岁的小少年坐着的姿态显得格外瘦小,略长到后颈的齐整发型也有点令人分不清性别。他接过递来的牛奶,一边咬着吸管慢吞吞的喝着牛奶,一边低下头看着膝上不算太厚的书。

  “是《帕诺拉马岛奇谈》?”

  “嗯,之前在书店看到了,就买了下来。怎么了?”

  回答的时候,日向下意识地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

  

  “啊啊,我有个...

2019-01-19

第5章 Katsura桂

  

  笛吹市私立岩渕高等学校。

  男子排球队拥有山梨县四强的实力。

  在去年八月的IH县内决赛中打败北雀野进入全国大赛,最终在准准决赛折戟;在今年三月的春高中,则以微弱的劣势败在北雀野手下。

  再往前推,北雀野创校的那一年,无论是IH还是春高都因为遇上以『无法企及的天才二传手』伏见为核心的北雀野而止步四强。

  从各种层次上说,岩渕都算是北雀野的老对手了。

  

  

  

  就是这样。

  “……所以,我虽然不想给你们压力,但是!”

  朦胧的朝阳下,佐久间注视着面前排成一列的队员们,以十分庄重的表情宣布:

  “如果你们作为实力足以角逐县内最强的北雀野男...

2019-01-19

第4章 Knight骑士

  

  

  

  

  

  早上五点半。

  佐久间推开第一体育馆的门,日向半闭着眼睛,慢腾腾的跟在他后面走进去。

  这是开学的第二天,认真来说社团招新的第一周才刚刚开了个头,新生入部都还早的很。但是每年入校的新生总有几个第一天就迫不及待的摸到排球部的活动场地提交申请表、甚至直接参与排球部的练习。

  “高山敦、小石川静流和清水武,今年只有这三个人。”佐久间叉着腰故作不满的说,“毕竟北野町也只是人口稀少的乡下而已。”

  这样说着,却忍不住笑起来。

  

  

  “所以说运动社团真的好麻烦啊。”

  日向望着球网两侧练习发球、垫球的十来个男生,打着呵欠一个个...

2019-01-19

3.Kidding玩笑

  

  

  “请用。”

  日向换好室内拖鞋,从厨房泡了一壶红茶端出来,翻开饭桌上反盖在桌面的骨瓷杯,手腕一低一抬,行云流水地斟了半杯,推向坐在椅子上的伏见。

  “呜哇,”对方惊叹,“看不出来,老师你年纪轻轻,在家里居然会喝红茶耶。”

  “养胃的而已。”

  日向不想就这个话题多谈,捧着自己的一杯红茶,自然的蹬掉鞋缩进单人沙发,呼吸着红茶氤氲起来的香气,懒洋洋的问道:

  “好了,有什么想知道的?”

  

  “所有。”

  四月的下午五点半,公寓内不算昏暗,但也算不上明亮。伏见指骨分明的右手捏紧瓷杯弧形的杯柄,难掩期待的注视着猫一样懒散的日向,认真的说:

  “今天你对那个人说的一切,我都想知道,是什么意...

2018-11-08

2.Knock–out击倒

  

  初春的夜晚七点钟。

  高级装潢的酒吧『吠舞罗』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四散而坐却明显互相认识的一群举止粗野、过分活力的年轻人。

  “年轻真好啊。”

  日向把双臂放在桌上,纤细而中性美的脸庞枕在肘窝处,侧着头,以一个舒服的角度望着吧台后正在调酒的身材高大的金发男人。

  “这间酒吧不错吧?伏见君。”

  

  

  

  那是2009年,三月的春高决赛不久后的事情。

  佐久间教练和日向顾问请整个男子排球队去镇目町三日游,期间负责所有费用。第一天的夜晚,白濑嚷嚷着去夜市玩,除了伏见坚决拒绝,其他人都跟着出身本地的教练一起出去了。

  如果不是这里是父亲调职前居住的地方,伏见其实根本一点也不想来。他留在酒店的...

2018-11-08

1.Kale羽衣甘蓝

  
  ——四月的初始。
  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日子啊。新的学年从这里开始,第一次踏入中学的孩子们穿着崭新的校服,雀跃的奔跑在樱花飘飞的路上。年轻的躯体尽情的舒展,活力,就在那紧致的皮肤下流转着诱人的色泽。
  “真美啊。”
  清早的阳光正好,男人停在公路对面,注视着一群又一群青春的少年少女们走进私立北雀野高等学校。
  发型普通,五官普通,身高普通,衣着普通。这一个浑身上下无一不平平无奇、似乎整个人就是行走的路人甲的男人,唯一的特别之处,大概只有他此刻一边以扭曲的声线感叹、一边紧盯着这所新创两年的高校时,仿佛鬣狗紧盯着猎物一般的神情了吧。
  “真美啊,这些活力。”
  『你确定他真的就...

2018-11-05
1 / 11

© 春濑与烟远 | Powered by LOFTER